中房报·公司
A+
*ST新光濒临退市危机:浙江女首富能否最后一搏

中国房地产网

2021-01-22 21:20

高层发出“救火”信号,能否度危机?

高层发出“救火”信号,能否度危机?

*ST新光濒临退市危机:浙江女首富能否最后一搏


*ST新光濒临退市危机:浙江女首富能否最后一搏



中房报记者 李燕星 北京报道


留给新光圆成股份有限公司(*ST新光,0002147.SZ)的时间不多了。1月21日,*ST新光盘中跌停。这家企业如此自我介绍:一家以房地产开发和商业经营为主,回转支承等精密机械制造为辅的双主业经营的公司。


1月18日和1月19日连续两天,*ST新光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函,其中有几个关键时间点关系着*ST新光在资本市场的命运走向。


一是截至 1月15日,*ST新光股票交易价格已连续7个交易日低于1元。股票退市规定是:上市公司股票交易收盘价连续 20个交易日低于1元将被停牌且面临终止上市风险。


二是深交所要求*ST新光于1月31日前披露2020年度业绩预告。A股静默期的相关规定是:在年报、半年报披露前30日内,半年度业绩预告或业绩快报披露前10日内,上市公司不得公布股权激励计划、向激励对象授予股票期权和限制性股票,或办理股票期权的行权。


这两则看似平行的重要信息之间还存在一个矛盾点,那就是如何赶在即将到来的静默期之前,让股价迅速走出“连续20日低于1元”的低谷。对于*ST新光来说,这更是个进退维谷的关口。


1月20日,*ST新光针对深交所关注函发公告称,“延期回复”。不过与此同时,*ST新光近期频频动作,也试图最后一搏渡过难关。要解开*ST新光的滑铁卢之锁,除了其本身以外,背后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光集团”)的动作也是关键一环。


高层发出“救火”信号,能否度危机?


1月18日,对于*ST新光来说,是其亮出多个“最后一搏”筹码的日子。


就在深交所1月18日发来第一份关注函的当天,*ST新光也同步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收到董事长虞江威先生的通知,后者拟自增持计划披露之日起6个月内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增持公司股份;拟增持公司股份数量不少于1000万股,不超过2000万股。资金来源方面,自有资金900万元,拟向亲戚朋友或金融机构借款1100万元。


此时的增持计划耐人寻味。值得注意的是,1月18日当天,*ST新光还公告称“出现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况”:股票交易价格连续3个交易日,即1月14日、15日、18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14.53%。


但根据A股静默期相关规定,这一增持计划在业绩预告披露前也无法执行。深交所也明确向*ST新光提出,“虞江威在你公司业绩预告披露前无法实施任何增持行为。请你公司说明上述人员增持你公司股份是否存在拉抬股价以规避退市的主观动机。”


此次增持计划,也被资本市场质疑为“是否虚晃一枪”?


话又说回来,虞江威虽是*ST新光董事长,但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周晓光、虞云新夫妇。周晓光在浙江算得上是传奇人物,从白手起家到跨入房地产、金融等多个领域,2015年底借壳方圆支承登陆A股,实现旗下地产业务上市。2017年热播电视剧《鸡毛飞上天》中励志女主角的原型就是她。2018年3月,周晓光在“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排名26,成为浙江女首富。


好景不长,多元化转型使得新光圆成步履艰难。2018年9月一则关于控股股东债券未按期兑付的公告使得周晓光以及新光集团迎来命运转折。2018年12月4日,因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新光圆成变为“*ST新光”。


这算是周晓光的第一道坎。就在此次*ST新光遭深交所问询之前,1月5日,新光集团因涉嫌未按规定披露与*ST新光其他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周晓光作为新光集团法定代表人被带走配合调查。


此后的1月5日、6日、7日连续3个交易日,*ST新光股票交易价格的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达到12.08%。*ST新光新一轮的危机就此接踵而至,也才出现虞江威的增持计划。


不过,在这段危机中最令人关注的不只是这项增持计划,还有1月18日当天,上海宝镁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宝镁”)发给*ST新光的债务豁免函,也就是说,*ST新光原本需承担债务合计14372.04 万元,豁免后只需承担债务9000万元,省下5300多万元,使得*ST新光本期增加税前利润5400万元。


再看*ST新光第三季度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1.604亿元。对于这次豁免,深交所要求*ST新光说明还款计划与税前利润的合规性。


控股股东占用资金,房地产业务受累


除了这些“谜之操作”,深交所也十分关心*ST新光旗下的房地产板块。


近年来,*ST新光累计房地产开发面积逾300万平方米,房地产项目集中在义乌市及其周边地带,包括浙江东阳、义乌、金华、杭州等城市。


浙江万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厦房产”)是*ST新光旗下重要的房地产平台,也是深交所1月19日关注函所重点提及的企业。


被关注的原因是:2018 年 6 月,因筹划收购中国高速传动设备集团有限公司股权事项,万厦地产向丰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盛控股”)支付10亿元诚意金,后因重大资产重组中止,丰盛控股应于2018年10月31日后的15日内退还这笔钱。


但据*ST新光表示,新光集团可能利用相关经办人员便利,在未履行审批程序的前提下,在与新光集团某项借款有关的《担保函》和《债权转让通知书》上加盖了公司公章,导致丰盛控股认为诚意金已转让给第三方。


对此,*ST新光并未将这10亿元的诚意金计提坏账准备,而是对丰盛控股提起诉讼。因此,深交所向*ST新光发出通牒,“请你公司自查并说明上述事项是否实质上已经构成控股股东 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暂且不论此次事件是否构成新光集团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但过往新光集团对*ST新光及万厦地产的资金占用是存在的。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新光集团在新光圆成公司未履行相应内部审批决策程序下,以新光圆成公司及其子公司万厦房产名义对外借款并占用。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项资金占用形成的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6.94亿元,其中万厦房产被占用2186.37万元。


另外,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万厦房产应收南国红豆控股有限公司7.6亿元,因该资金实际流入控股股东新光集团,故被列入新光集团占用资金。


算下来,不计与丰盛控股纠葛中的诚意金10亿元,新光集团至少占用及万厦房产资金13.7亿元。


“公司房地产业务的发展依然面临困境。外部环境方面,行业去库存、去杠杆压力继续存在,国家对行业的宏观调控政策仍然趋紧。内部环境方面,因以前年度控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及以公司名义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尚未解除,导致公司流动性紧张,到期债务未按期偿还形成违约,对外融资无法正常开展,部分可售房产被查封无法正常销售,对公司经营产生较大负面影响。”*ST新光方面表示。


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ST新光房地产业务营业收入3.23亿元,占比41.2%;2019年第三季度末,*ST新光房地产业务营业收入6.86亿元,占比64.37%。相比之下,房地产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2.83%。


编辑:申志远

中房报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ST新光,退市
0
0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